inosen兮台華語有聲BLOG
關於部落格
多謝你來看,歡迎多多宣傳本部落格喔!本部落格建議使用Firefox來看,一寡字體才走會出來!
  • 45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我對此次鶴佬台語拼音爭議的看法

語言學者其實只是在國族建造過程中進行文字化的輔助。語言學者的專業被尊重,但是不代表他所創出的系統不能受質疑,因為該系統如果不能讓第一線的教師及民眾信服說這套好學好教方便語言流傳,這系統就是沒用的東西,即使他在語言學上再好再說得通不過僅僅是一種空中樓閣。語言學是近代才被創發出來的,而且它們之間也有派別之爭,並且以語言學所創作出來的語言及其系統(人工語言,如世界語),幾乎是沒有市場的。現在的語言都是自然語言,而文字或標音系統都必須在該基礎上以及社會所能認可的基礎上才能夠有通行的可能性。換句話說,很多東西是約定俗成後,所謂現代語言學者才去發現規則,歸納整理成一套東西來方便初學者或非母語學習者方便學習。假如是以字詞為例,很多是約定俗成的,先有人說,大家認可,最後就成為通用,近代才被標準統一化。 以台灣而言,台灣各母語過去是受到日語的壓迫,現在是受到華語及英語強勢的壓迫。目前連殖民地地位都沒有被突破,如何能夠奢談所謂母語文字標準化,目前中華民國政府對於母語的看法只是當成土著語言,一週一堂(40分鐘?),以母語是鶴佬台語的人,根據鄭良偉教授自己的說法需要四十小時(2400分鐘)的課,也就是60堂課,才能完全學會教會羅馬字系統,如此光是教會教羅及相關的系統就要約一年半的課程了。就教學成果而言,現在連講都講不好的學生,還要花非常大心力解釋本變調問題,以及不少小孩都接觸過英文來說,還要費心力去解釋為什麼p要唸成b,ph唸成p,b唸成肉的音。但是對於學習教羅很辛苦,或沒有學過教羅的人,如果有基本對英文的概念,對於通用系統就能很快上手,至於標調採自然發音,他們可以學習得很快。我們現在要說的是音標系統,因為通用發明來就是要當音標用的,並不意圖成為一套文字系統。教羅是有意圖成為一套文字系統。 二、要認清社會現況,才能成事: 1.現狀: 我們要改革,或要成事,必須要瞭解一件事情,就是要認清社會現況為何?並且要有階段性計畫的概念。台灣長久以來,受到殖民統治,先是日文後是中文,加以台灣長久的漢學傳統,這些都是漢字為主的文字系統。現階段要排斥漢字成為一套全羅文字系統,以五十歲以下受過華語漢字教育比例幾乎是百分之百來說,只能很不客氣地說家長跟社會大眾接受度是零。 2.教羅過去流傳及衰弱的歷史因素: 以前教羅能夠通行,有幾個因素,堅定的信仰,因為要讀懂聖經就要學會這套,漢字聖經在當時高文盲比例來說,根本是很難看懂的,所以傳教士才弄了這些台語教羅聖經。此外,教羅有自己的學校系統,有自己的報刊,有流通管道。現在這些幾乎不存在,老實不客氣講,現在教羅及台灣話自己除了教會牧師及年長教友以外,有多少人在用在講?連教會幼稚園自己都不用台語教學了,遑論什麼教會羅馬字,為什麼大家會不想學?這是華語跟台語競爭的結果。而且連教會公報自己都不出全羅的版本了,我之前看到的教會公報自從被國民黨禁止後,自己就沒有再恢復全羅版本了,長期失去發表空間,也使得這個教羅受到限制,加以華語的強勢,教羅在台灣島內再出發時,多半發表文章是已經改成用來標音,採用被迫妥協的漢羅文字系統了。 3.會抓老鼠的才是好貓—工具好用最重要: 所以以文字系統而言,現階段漢羅是妥協的產物,但個人意見認為,漢羅實在不美觀,要切換成兩種系統很辛苦,我覺得應該要將其成為台語漢字化系統,沒有的字用訓用字。所以現階段重點應該擺在標音系統上。哪一套系統適合用來標音就用哪一套。我說的是在體制內教學現場上而言,如果民間要用哪套是自己的事情。 4.通用為何流行? 我覺得通用當然有值得修正的地方,但是這應該從對於學習者是否方便好學來做論爭,而非意氣之爭,妄加污衊另一套拼音,甚至稱主張推行者是所謂母語罪人云云。我看看最近在雙水倒莊的文章,以及一些對通用攻擊的文章,還有通用反駁的文章來看,雙方都落入意氣之爭了。但是攻擊通用派者的火力口氣更大,宣稱自己是語言學者,其實就台灣而言,真正是台語的語言學專業者,很抱歉趨近於零,其他都是半途出家,不信你們自己去找他們的資歷來看。不然就是用中研院語言所或所謂專業出身來壓人。其實這個在邏輯學上犯了濫用權威的謬誤。權威並不能證明他所說的語言學上的東西都是對的,即使都是對的,如果不能通過教學現場的檢驗就是沒用的東西,只是空中樓閣而已。 以教羅為例,在TLPA出來後,就被殺的亂七八糟,因為那時只有這兩套而已,而TLPA的重點就是在於改革教羅,光這點就可以知道教羅在所謂語言學者當中也是受到抨擊的。在通用派出現後,短短幾年之間就搶攻市占率五成以上,教育部不敢調查,也不去瞭解通用派為何如此好用,只有在新聞稿說有三套系統都有人採用,心虛到這種程度,官僚心態可見一斑。因為通用其實是市占率最高的。而眼紅的人就會說這個是他們走政治路線,但是熟知情況的都知道,台語教科書是各國小老師自己決定的,為什麼他們都選用通用,不能只從通用派活躍來說明,因為有些老師是學過兩種的,但是最終他們會採用通用,因為通用好學好教才是重點。最後連一邊罵通用m通用的金安出版社,自己也出了通用版本也是兩面賺,看來頗為奇怪的景象。真的有種的話,該出版社應該不要出通用版本,如果出了,又靠通用版本大賺其錢,還罵他不通用,不是笑話一則? 以我個人使用台語電腦輸入法--台音輸入法(通用拼音)來說,如果要用通用拼音來輸出漢字版本,真的是易如反掌,不需標號就能選詞,也可輸入調號增加輸入漢字速度,這些都是我在教羅輸入法沒有看到的,即使如香草輸入法也是一定要輸入本調號才能選詞,輸出漢字速度就會變慢很多,這當然是教羅等派可以透過方法改進的。但是這個台音輸入法同也有華語以及客語的輸入法,只要稍加學習互相沒有的音,基本上就能互打,對於未來學習華語及客語又可很快上手,並且進行語音上的比較,這點也是其他系統所未曾考量的,因為他們只有考量鶴佬台語,而從不去想與其他語言的學習互補性(當然有鄭良偉教授試圖做台華語的互補研究,但在拼音系統上個人認為要達到這目標用這個通用派的作法似乎更能達成)。 5.公布一套標音系統應做調查流程及此次的缺失: 如果要真的公布一套標音系統,應該要先調查各派市場現狀,並且全台性詢問各教師的意見表,並且要做一個教學評鑑實驗,也就是各派都出同一份試題,但用不同標音系統,對同一國小或同一地區使用不同系統的學童來進行評量(可選擇全台各縣市國小都做採樣。),看哪一派學童表現最為優異,才能作為評斷標準。如果市占率及學童表現成果,以及教師意見評比都占最優先的標音系統應最優先採用,而不是以什麼語言學派頭來強押社會大眾接受,象牙塔的東西最終是會被人民唾棄的。 其實早在台語通用出現前,就有對於教羅系統不滿出現,結果出現了TLPA這個系統。兩者就已經相持不下了。但是出現了通用,反倒據說使得兩派合成一派,但真的是這樣嗎?我個人發現這次的教育部定案版,似乎是TLPA為主,採納部分教羅系統而已,而這個從沒有經過第一線教學現場的洗禮,沒有任何字典等週邊設施。也沒有在徵詢或調查現有第一線的選用情況,以及教學成果評鑑。並且完全忽略第一線教學者及學習者的意見,也沒有在公布決議前,召開公聽會,或者是把各種可能方案放在國語會的網站上公告週知只是依靠投票表決,這種作法就是閉門造車。雖然說有什麼中研院的會議建議,但是沒有公告草案就是一種國語會自大的作法,完全視除他們心中的語言學者以外的人,如民間學者,及第一線教學者於無物。。 話雖然說得很難聽,但是確實這次的權謀運作痕跡太明顯,顯得過於專斷與武斷。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這種通過方案實際內容為何?只能猜測大概是以TLPA為主,再來改一些些,到底調號要怎麼標,本變調問題如何解決?等等都無法知道詳情。 6.通用派的立意: 我個人覺得通用其實最初立意並沒有不好,它只是要作一個音標。如果根據林央敏(據他說是根據1989年與鄭良偉教授及洪惟仁的看法)的看法,他認為音標本來就有英美系統跟拉丁系統的不同。之前的教羅跟TLPA基本上是偏向拉丁系統,林央敏跟通用的人認為現在的強勢語言是英文,而臺灣英文通行的程度 而言,以及華語的強勢而言,如果能夠以這個為認知基礎,進而整合出一套與英文,華語較為相近的拼音系統,勢必讓學習更為省事。而由於他是作為音標用,所以他標自然音調,而本調就是標本調,變調就標變好調之後的調,那如果有人問同一個漢字為什麼有不同調,就還是可以解釋本變調問題。這個是其實也沒有什麼淺層深層的問題。我覺得之前李勤岸的一個說法是值得商榷的。因為深層記憶指得應該是母語,生下來所習得的第一語言,之後學的才是第二語言等等。這個母語或藏在深層記憶中,並在學習第二三語言時發生影響。我並不認為標自然發音的調就會影響記憶。 即使如李所稱通用所寫的P, B , BH 什麼要多學幾個字母,我覺得有些強詞奪理,例如p,ph , b這三個字母還不是一樣要記三個。而且bh的標號其實就是要表達濁音,我覺得b也同樣沒有辦法讓我一看就看得出是所謂濁音啊? 至於什麼送氣不送氣等等,對我們不是學語言學的人而言,只要方便好記就好了現在人受英文及KK音標影響太深,通用以這個為出發點,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因為大部分的人就是受這個影響深了,甚至連小孩子也從小都有接觸過英文了,這個現實面也不能 不考量。有人如多田惠等說其實book的b也不是唸成b,而應該是通用的bh,但是他們想到的例子是英文,而且我的感覺是B是因為跟後面的oo合在一起才會發成類似bh的音。況且,通用只是在英文的基礎上,進行改變的,也不是就等同於英文啊? 而且台語通用跟華語通用拼音可以大部分相通,也不是什麼大壞事,我覺得通用本來就是想在這基礎(不是全部都相同啊)上,只要教華語跟台語各不相同的音可以對照,這樣也可實行台華語互相幫助的語言教學效果。 通用派立意是好的,但是目前針對通用的批評,全都流於意氣之爭。所以只要抓住通用的一個小毛病,就要無限擴大。 7.教羅與TLPA的問題: 其實教羅跟TLPA也不是全然無問題啊!諸如現在電腦打字系統就有不少不能克服的地方, 而且教羅的調號系統著實詭異。我朋友跟我都認為此系統有些調號根本就是隨便裝上去的,以及他們堅持標本調的問題。我女友認為如果堅持標本調,一定要在標音之前以及讀文章之前,要先作一個動作,就是要先默想出本調的念法,然後才開始變調念出來,肯定是要進行兩次作業。我則是根本把調號當成不存在的東西,就先試念出來,然後依照前後文來對照想出他的真正台語,然後還要再翻回為漢字。在一個五十歲以下受華語漢字影響很深的情況下,閱讀完全標本調的全羅文,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很困難的事情。漢羅文對我們言當然好讀多,但是漢羅文著實難看。TLPA的數字標法更是詭異,很少看過有人是音標標數字的,看起來很詭異,而對ch及chh的改革也是似乎是為了省字而造成的。教羅,TLPA及通用都存在各自的問題,如前所述,此外對於通用我不滿的則是他的調號,有時在上有時在下,很少有音標是這樣標記的,反而比較像是音樂符號 不像是語言調號。 三、台語的危機: 但是我覺得應當從實際的教學成果來看,不管黑貓白貓,能夠用最省力的方式讓台語延續下去,就是好貓,就是好工具。工具沒有最好的,只有相對好用順手的,不是一兩個人說好用就好用,如果在教學現場及教學成果來說確實讓社會大眾及學習者最能接受,那麼就是現階段情況下最適合的系統。 我覺得國語會沒有善盡整合的責任。對於意見之爭,也僅是放任之。讓完全以學術之名,整合之名,讓某些對其他拼音有所謂專業意見,卻不能以實力及成效,來證明自己的拼音版本才是能讓社會大眾方便學習的人,甚且有人還以一些很奇怪的方式散佈黑函,而非純就事論事,只能意氣之爭。其實只是加速台語的滅亡。 講一句不客氣的話,今天台語已經差不多快滅亡了,四十歲以下的人有誰用台語思考。20歲以下的人能講日常用語就不錯了,10歲以下父母會教他講的幾乎沒有。 今天台語教育在學校只有區區一堂課,連外文英文都不如,老師是員外郎2688專案,連英文教師都不如,教育部大概是準備等沒有人教台語時就要廢除台語教學吧,要不然就是用受過36小時的老師來教教唱歌。日本人對待宮古島琉球人就是這樣幹啊,教他們唱唱兒歌就沒事啦,就是代表重視地方文化。台語恐怕即將完全淪為這模樣。臺灣人一直就是在人家設下的陷阱去作,人家給你一堂課就爭得要死要活,台語甚且被已經被華語洗腦的人自己看不起了,還認不清事實真相,看來頗為可笑。 通用拼音派的目的就在於只是作為一套標音系統,它需要有一套台語漢字系統作為符應,現階段在小學甚至中學讓小孩子將之視為音標系統,學習母語,並能與英文學習做部分互補教學的情況,甚至如果可能可以把華語注音符號取消,採用華語通用拼音,更能有互補學習的方便之處。學這一套系統就能鶴佬語,客家話,華語,及英文都能大致相通,其實是方便學習。昨天有張復聚說現在這套新的羅馬字系統是接近國際音標(其實也不是完全相同),對於以後學習俄羅斯語什麼德文等很有幫助,即使真的與非英美語系有什麼相通,也不符合多數人學習效益。因為台灣百分之百的人會學英文及華語,這兩個外語是台灣最重要的外語,但是只有千分之零點幾的人會去學除了英文日文以外的外語。所以採用比較方便學習英文及華語的標音系統,其實是比較有低成本高效益的作法。 教羅派會說,那我們小孩就不能夠利用其他的教羅系統資源。我覺得可以讓他們到中學以後,有興趣的可以透過教羅派開設不同的選修課程,或者自己進修,瞭解其書寫的差異,就能利用該系統的資源。教羅或相關派別也能自己推廣自己的派別,如果真的好學好用,他絕對會有一線生機,根本不用擔心因為沒有被體制內採行而消滅。 不過現在大家會爭到頭破血流,有些人還不是因為有生意,有教科書商機,才擠破頭想要排擠掉另一方。有些人則是意氣之爭,一方說自己才是語言學專業,說另一方不是,然後錯誤比喻成工程師要來當醫生。卻沒搞懂語言這東西本來就不是被用醫生這種比喻來錯誤類比,因為只要能夠讓大家好學的系統就是好系統,如果是不好學的就會自然被消滅掉,以鬥爭手段幹掉一個有相當市場及民意基礎的拼音系統,只會讓人覺得不恥。況且,這樣根本就是在讓華語派看笑話。臺灣人真的是放尿攪沙(勿會)做堆,只能在人家設定的框架中去做,由這次事件就可以看出來,台語如果真的被這樣搞完,能夠怪誰。 相關報導及爭論:下次補上,可以先去看自由,中時,蘋果等各報的評論,以及通用派董峰政所蒐集的通用派論點:http://www.dang.idv.tw/new-1.htm 因為關於其他派別在各種地方都能看到了,應該平衡報導一下,而不是以批評個人而對通用造成誤解,即使你是別派的,也應該不以人廢言,這才是應有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