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osen兮台華語有聲BLOG
關於部落格
多謝你來看,歡迎多多宣傳本部落格喔!本部落格建議使用Firefox來看,一寡字體才走會出來!
  • 45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我是台灣派,不是中華民國深綠派

中華民國體制就是整個逃亡政權,從逃亡政權到整個黏著附著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政權,從1992年前的完全佔領體制,到1992年後的中華民國國會僅在台灣全面改選,1996的台灣人民(所謂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直選總統,這些都是台灣人民透過選票不適當地將此黑國(中華民國)漂白。 這個政權的一整個就是接收日本人以及1945年前即居住於台灣的民人建設成果的政權,並稱之為接收。實則是劫收。這個政權名義上從1948年後是憲政國家,實則是中國黨一黨獨尊的黨國體制偽國家。而台灣人基本上受過法治教育,及現代思潮洗禮,在1947年受戰勝國佔領時期,終於透過人民的不滿發動反對國民黨暴政,產生了228事件,這個就跟日本在同時出現的反美暴動是一樣的。台灣人在1945年之際,名為回歸祖國,實則是受到戰敗國人民的待遇。 但是台灣這些所謂精英,以為國民黨是可以講理的,於是紛紛奔走,要求台灣人不要暴動,結果在事情安定下來時,卻遭受國民黨的整批清算,上萬精英死於一旦。這些人雖然是精英,但是在政治策略上犯了極大錯誤,即跟敵人妥協,就是對自己殘忍。當應該奮勇消滅外來政權時,就不要客氣,要勇敢站出來,奮戰到底,這才是真正的知識份子應該做的事情。 一旦整批精英完蛋,透過清鄉及之後的白色恐怖,台灣人開始自我退縮封閉,取而代之的是受紅色思潮的中國人開始進行活動,這些人當然也是國民黨的敵人,下場當然是死得很難看。 台灣人在1950年代開始就只能透過一些地方選舉,進行一些倒退到1920年代的要求,水準就更別說了,到了後來逐漸興起一股黨外勢力,開始挑戰國民黨的權威,但是這些也不過是一種匹夫之勇,也不過是一種中華民國體制下的一種挑戰而已,透過選舉的過程,一方面增強能量,一方面也逐漸被吸納進體制內。到了1979年,連這種類型的政治,國民黨也不能忍受,因為有政黨雛形出現,終於出現了美麗島事件,這些美麗島諸君關起來之後,證諸後來的言行,也可知道他們其實也不是有太大的理念及對抗強權的意志力。整個台灣的反對勢力,基本上是透過這些黨外,以及被後來的民進黨吸收,卻也完全在老謀深算的國民黨掌握中。 二,蔣經國徹底保存在台中國人利益: 國民黨中最厲害的要屬蔣經國,蔣經國透過扶植台灣人李登輝為接班人,並逐步安排所有的佈局,解嚴,黨禁,報禁等等,都是為了保護這些在台中國人集團的最大利益。目前為止完全按照這種邏輯在走,國民黨政權下相關人士的利益一個沒少,軍公教福利中有十八趴的還是十八趴,有教育補助,有榮民保障,什麼都有。即使沒有的,他們透過獨佔華語為國語,高高居于台語(包含客語及原住民語)之上,也壟斷了透過教育向上流動的權力。你們可以去看看駱明慶的誰是台大學生,這一篇是經濟學論文,透過詳細的分析,其實所謂的省籍之間有很大的分別。你不要跟我說什麼眷村人民也很可憐云云,現在不是都爬上去了嗎?如果沒有爬上去,現在可以在那裡哭爸哭媽的喊。君不見天天在西門町還是哪的咖啡廳,都是外省老頭在那裡,以前天天喊李登輝王八蛋,現在則是陳水扁。 這些人吃台灣人的,騎在台灣人頭上,還說什麼台灣人好賤,是土台客,這群人真的是乞丐趕廟公,充滿了種族歧視。 三,臺灣人奴隸性格的形成: 在《受壓迫者教育學》中如此這麼生動的解釋: 享受壓迫者的生活方式變成一種擋不住的慾望。在受壓迫者的這種「異化」中,他們會模仿壓迫者,並且追隨壓迫者。此種現象在中產階級的受壓迫者中間特別容易看見,中產階級的受壓迫者常渴望向上層階級的「優秀人物」看齊。(英文版頁62,繁體漢譯版頁96)自我貶抑是受壓迫者的另一項特質,這種自我貶抑是因為受壓迫者將壓迫者對其看法加以內化。由於他們常聽壓迫者說他們是一文不值、一無所知,也不能學到任何東西……,到最後,受壓迫者會變得真的相信自己的無能。(英文版頁66,繁體漢譯版頁97) 這本書中,有一段,剛好可以用來對於這些所謂泛藍中的前掌權者(及外省人)的想法下一個很讚的註腳(中文版頁90): 即使當獲得解放的勞工們建立了一個新情境,而真正的解決了矛盾問題時,原先的壓迫者也不會感到自己獲得解放,相反地,這些壓迫者會認為自己受到壓迫。……對於這些壓迫者來說,所謂的「人」(human beings),其實僅限於他們自己,其他的人則僅是一種「物」(things)。對於這些壓迫者來說,只有一種權利存在:這種權利就是他們自己活在和平中的權利,但這種權利是踐踏受壓迫者生存權利而來的。 所以一旦國民黨失去政權,如喪考妣,有如亡國一般,因為台灣人在他們眼中只是一種物,是作為讓他們踐踏使用的物,怎麼會推翻他們呢,所以覺得自己是被綠色恐怖了,覺得自己是被壓迫了。 不過這本書也有提到,有些受壓迫者並沒有真正解放,只是在效法壓迫者而已,但是有些情況是受壓迫者是在為了真正解放而做的破壞性工作,所以我們需要去辨別兩種情況的不同。 這個是我之前寫過的文章,現在陳水扁跟他們所屬的政權就是這樣,長期的維持最差的經濟改革方式,對於台灣語言上的長期漠視及敵視,可以從某游在行政院長任內,一受到某立委質疑不可能語言平等,就把語言平等法冰凍可以看出,我們要的是平等,都受到這樣的質疑,可見台灣人受洗腦多嚴重。對於這些特權階級的權利一個都不敢動,陳水扁政權無怪乎被人笑稱為總管府,奴隸頭,確實沒錯。 陳水扁政權,只是在效法壓迫者而已,並不是在做破壞性建設。所謂的轉型正義云云根本一個沒做。而且在政權的享受當中,還自甘墮落,疑似順便撈一手,這就是民進黨的格局。 四,對倒扁人士的批判: 但是不要以為我就會支持這些亂七八糟的倒扁方式,你們連合法的管道都沒走完,就要搞抗爭,擺明就是來亂的,對這些在台中國人而言,他們自己的法令只有在對他們有利時才拿來用。罷免的法令這麼難,也是你們自己國民黨佔多數時訂立的,還要怪誰,還說要號召民進黨立委來做,你們以為政黨政治是玩假的啊?果然中國人的邏輯跟人家都不同。 如果陳水扁真的本人可能涉及貪污不法,應該要支持司法調查獨立,不應預設立場稱陳水扁一定有罪,按照現行法律,陳即使真的犯貪污罪,陳水扁即使不下台,你也拿他沒辦法,但是如果他真的個人有貪污不法,我也會提議他自行請辭下台。 況且,現在又不是沒有選舉,真的覺得他爛,整個民進黨爛,那你們下一次十八個月後的選舉,把他們趕下台不就好了,為什麼要用這種叫花子耍賴的作法? 說穿了就是在台中國人的優越感作祟,說什麼不要拿我的錢貪污啦之類的。他們有多少?如果按照這種百萬人次的倒扁,就能把數百萬選票選上的總統給弄倒(就是藐視我們其他人的公民權利)的邏輯。那下次馬英九選上,我也可自由心證懷疑他有問題,是不是也可以用這個方式來把他弄下台,那還要選舉幹嘛?大家來單挑好了,誰打贏誰就當總統。這根本就是文革的作法,用小紅兵鬥爭,我看到12歲的娃兒出來倒扁,我就深深感覺到族群仇恨可以透過大人的教導這樣傳下去,明明是族群仇恨,還號稱說是貪污不道德。 試問:你們的父祖在拿18趴的時候,在接收日本人的建設時,在貪污時,在做票時,在說吃國民黨奶水實則是徹底吃台灣人的血汗時,你們的道德感跑哪裡去了? 聖經有一個故事就是說有一個婦人犯姦淫,受眾人的攻擊要打死他,耶穌說:你們誰當中沒有犯罪過的就來打她,全都走了。自己都不把自己的鬍子刮乾淨。 真的日子難過嗎?笑死人?陳水扁聽你們的話搞西進,只是不三通而已,就把經濟搞成這樣,真的聽你們的話三通還得了。還有你們可以穿紅衣去倒扁時間很多嘛?你知道嗎我外婆到七十歲還要去打零工,笑死人,最好是以前很好啦,那是統治集團跟所謂中產階級過得很好的時候,不是我們。我家以前做小生意,黑道白道都來貪一手,這就是偉大清廉的蔣經國總統時代,最好是清廉啦!國民黨只有你一個總統清廉有屁用,整個黨政軍就是貪污體制,還不是貪更多! 最沒有資格跟我講禮義廉恥的就是這些國民黨逃亡遺孽跟認同國民黨不義政權的台灣奴隸者。他們才應該回去反省。 五,民進黨政權何以淪落至此: 我去參加一個台語文研討會,那群人只能在實務工作上自憐自愛,對民進黨竟然還有一點一絲的期許。他們只是選舉政黨,不是轉型正義執行的革命政黨,什麼都不是。那個號召衝衝衝的,在媒體問及台客時,竟然自稱我就是台客,媚俗至極,我看到一個院會的報告,院長竟然說台語只要耆老教一教就好了。那為什麼華語不找中國老先生,還有英文也可以只找美國阿媽來教啊,這種將正規語言的語文教育視同於在家傳授的一般母語教育,全然不認為台語有可能可以成為書寫語言文字,這就是民進黨的格局,中華民國國語體制的性格。 為什麼今天民進黨跟扁政府會到這種人人喊打的情況,就是在於藍營的中國人認為:陳竟然敢選上兩次,不小心當一次就好了,竟然給我當兩次。奴隸竟然能當主人的位置,太過份了,根本就是壓迫我們這些壓迫者嘛! 真正有本土思想的人如筆者,則認為民進黨只是一個選舉政黨,扁這個人也是很軟的人,沒有堅強意志力可以承擔起轉型正義,邁向台灣獨立建國之路的重責大任。 現在最糟糕的事,就是即使台灣有一天建國,也是跟拉丁美洲一樣,真正有意識的台灣人也是一樣被這些自以為是主人的人騎著。君不見最後搞獨立的竟然是那些拉丁美洲的白種人,因為不滿回去祖國西班牙受歧視,乾脆在美洲繼續吃香喝辣比較快。我從不認為這些在台中國人是效忠對岸中國的,他們是寧願在台灣繼續吃香喝辣,也不願意回中國去做次等公民的,能在台灣當中華民國台灣省的大國民,他們哪肯去中國咧!這些媒體去中國也沒有搞頭啦,連個華語都說不好,也只會垃圾新聞的處理,不過我想有可能經過整飭後,整批成為中央台的傳聲筒也說不一定咧! 其實,筆者最厭惡的反倒那些台灣仔,亦即吃國民黨奶水長大,講華語長大,看聯合中時長大的那些人,最看不起台灣本土事物的就是這伙人,其中以中南部(還有一些台北偏遠地區)上來台北的當中最多這種人,反倒是台北市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很少出現這種現象。這種現象大概是因為缺乏自信心的結果,卻有時要靠這種台灣性來賺食。他們的理想就是在台北買個房子,能夠娶個外省老婆更好,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例子,這種中產階級等級的台灣仔,很多只要娶了外省老婆後,意識型態就轉成所謂藍色,無一例外。當然也有些例外啦,如某些台獨教授的太太是外省人,但意識型態仍是所謂綠色,但屬少數。 現在現媒體的力量非常大,中天這種媒體根本就是亂七八糟,主要的收視群卻不是台灣年輕人,而是口操台語,沒讀過什麼書的台灣人,因為他們喜歡這種講古的戲謔方式,實則非常低級。民視就是給所謂的泛綠的看的,但也潛伏許多藍色幽靈,東森就不用說了,一整個外省媒體,TVBS則是大小通吃,尤其是35歲以下的台灣華語世代,基本上深受其荼毒,非常明顯。其他的更不足為論,不要以為公視就是公視,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公視的處理新聞方式,以及他們的經理團隊,是什麼立場的就不用說了,連前泛藍黨的相關人士都能堂而皇之進入,其新聞品質如何更不用說了。三立更不用說了,一邊說愛臺灣,一邊的新聞台處理方式比TVBS更狠毒,更煽情。只有留一個鄭鴻儀偽裝中立,偶而挺綠,那些綠營人士就爽成那樣,後來還是漏餡了,以一千次檢驗民進黨,只有輕輕打過馬英九跟國民黨,鄭兄再裝就不像啦! 台灣當前的另一個危機就在於,父母不教小孩子講台語,導致自己民族的根本逐漸喪失。而真正屬於台灣人的新聞媒體又不存在,所以小孩子以為媒體就是全部,只能從媒體來吸收所有的資訊,而這些資訊都可能是錯假爛的報導,但他們吃久了當然頭腦就被洗掉了。真正意義的台灣人(如同筆者這般覺醒的)不是沒有,但就是少。 建國建國,不要說建國無望,如果是沒有任何轉型正義的新國家成立,不要也罷。 附記:我本人對那些泛藍人士也沒有個人深仇大恨,對那些外省人也沒有個人怨恨。我不滿的是不公義的事情明明是現在進行式,卻有人依據媒體所做出來的各種東西而對可能有發生卻未必真這麼嚴重的事情窮追猛打! 我對很有反省的外省人出身的(加引號)如廖中山,金恆偉以及陳師孟是相當尊敬的,陳師孟自己承認自己因為外省人而有原罪並感到虧欠,並指他的外省同胞應該要切身反省。這才是應該有的行為!這才值得欽佩。金恆偉則說他們外省人是難民,感謝台灣人給他們空間發揮,他是充滿感恩及贖罪的心情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