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inosen兮台華語有聲BLOG
關於部落格
多謝你來看,歡迎多多宣傳本部落格喔!本部落格建議使用Firefox來看,一寡字體才走會出來!
  • 46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華)日本福岡‧長崎東遊五日隨筆(3完)第2次修改版


(續上篇) 2003年12月28日 長崎之旅 我要說的是,那時臺灣的小吃及文化仍相當有活力,到處吃得到好吃的臺灣小吃,到了這幾年我發現我都吃不到好吃的了,因為只要一旦好吃的店賺錢,開成大店面,就會變得難吃,臺灣人似乎有一旦翻身,立刻變了一個人的傾向,看看當今總統在剛選上總統時的樣子就知道了,被殖民者一旦翻身,往往不習慣,忘記自己是誰,甚是可悲。而在日本竟然可以一家店開成這樣,成為全國知名,一樣是所謂華人,到了不同社會,受到的評價也就不同,臺灣真正好的東西反倒是自己看不到看不起,甚是好笑。 下午抵達大浦天主堂參觀,是日本最早的木造教會(1864年建造),相當美觀,是中世紀歐洲的歌德式建築,前有聖母像,我不是教徒,但每次一進去天主教會的教堂中,就能感受到一股莊嚴肅穆的感覺,也許是挑高的建築空間使人自然產生這種感覺的吧,我在臺灣的萬金天主堂也有這種感覺。 緊接著,旁邊就是一個介紹天主教會在日本傳教歷史的建築,然後我們抵達Glover庭園區,這是長崎洋人居住地,據說這附近原先有幾百間洋風建築,現僅存七十間,我們可以參觀的是幾間相當完好的建築,好像回到台北淡水的英國領事館,一派洋人悠閒氣氛,遠眺長崎港口,似乎洋人都喜歡住在這種半山腰最好能看到海的地方,我兩年前去神戶還有臺灣的淡水,跟現在的長崎,感覺都很相似,外國人所居住的地方都相當好,以Glover先生為名的庭園,第一代Thomas Blake Glover是一個在1859年其21歲時來長崎的英國人,開設Glover商會,在幕末時代按中掩護阪本龍馬等幕末維新志士,其宅邸還有夾層是讓志士們藏身的地方,他與日本女子結婚,後來也開設麒麟啤酒前身的公司,並曾在日露戰爭有功,受贈勳章。其兒子英文名稱叫做Thomas Albert Glover(1870-1945),由於在日本出生長大,也有一半日本血統,毅然歸化日本,改名倉場富三郎(其姓倉場讀做KURABA,跟英文的Glover音近之故吧!),導入新式漁法,並編輯Glover漁譜,曾與喜好英國的英國日本人成立俱樂部,但在二戰戰爭期間,被懷疑是間諜,遭受監視,神經衰弱,於終戰後的1945年8月26日自殺,也是一場近代史上日本對外接觸的悲劇,一個英日混血兒,認同日本文化者,卻因為血統的關係遭受懷疑,想來甚為可悲。 我們逛完後就去該庭園內的自由亭,這是日本的西洋料理發祥之地,但這個原先的主人在死後,該建築物就成為官方宿舍,直到後來才移至此處,並開設咖啡廳,這家的長崎蛋糕不好吃,但咖啡是Dutch咖啡,是一滴滴滴了24小時的咖啡,還不錯。 逛完長崎居留地並充分休息後,前往荷蘭阪,還順道經過長崎的孔子廟,是光緒19年(1893年)由長崎華僑所倡建的,這個孔廟跟媽祖廟很像,還有燒香與燒金紙,並且要行三跪九叩禮,跟寺廟信仰相結合了,我們還特別向賣線香的人詢問,他說是自創建開始就有這種燒香的事情。 然後搭路面電車前往出島,出島是日本在德川幕府時對外的唯一窗口,早先是葡萄牙人居住,後來由於驅逐葡萄牙人,及禁止傳教後,就空下來,而後來1641年就把在今平戶市的荷蘭商館遷至長崎市的出島,原先是出島是一個人工扇形島,由25人的町人製造,花費很多錢,但一旦葡萄牙人被趕走後,出島就空下來,他們想要回收建造成本,也想做與荷蘭人的貿易,於是要求把平戶商館移到出島,自從到出島後,這就成為鎖國日本對外的唯一管道,日人接觸西方的唯一窗口,而出島由一個表門出入,這就是日本與世界歷史的唯一門戶,名副其實的門戶,並發展出蘭學等西洋學問。現在日本人開始陸續重建出島的建築物,但我覺得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東西,大概幾十分鐘就能看完,這個出島史料館區還有努力的空間。 晚上吃一家很難吃洋食,據說是1925(大正14年)開始營業,該店前身是孫文的報社,果然很難吃的店都只能靠歷史來撐啊!難吃的很,店名叫TSURU茶N(ツル茶ん),各位千萬不要想不開來吃! 最後搭乘往福岡的高速巴士九州號回到福岡,很快就進入夢鄉。 2003年12月29日 福岡中央公園,運河城百貨及書店之旅 這天將近中午才出門,中午吃了很好吃的博多料亭料理稚加榮,可不要嚇到,那家店晚上的預算約要1萬日幣,中午的和定食可是只要1200日幣(含稅則1260日幣,約400元台幣)而已!和定食有生魚片數片,還有蔬菜炸蝦天婦羅等共八品的附餐,而且飯很好吃。而且我發現這家店真的很用心,連椅子,左邊有把手,右邊則為了方便客人的右手吃飯方便,則是空的,連這點都想到。說到這,有次我買東西,竟然那個服務員問一些很奇怪的問題,原來是幫客人想到一些很不可思議的地步,怎麼這麼幫客人想,真奇怪。 吃完飯後,前往中央公園散步,看到一家在福岡市役所及公園旁的建築物,上面是階梯式的建築物,原來是福岡國際會館,這個建築物,據我日本友人說應該是環保,因為上面種滿花草,又能讓市民攀登,也有仿造的人工瀑布,兼具環保,健康與美觀,與旁邊的公園一起形成很和諧的景觀。然後我看到一間很漂亮的公會堂,由於日本過年時節休館,沒辦法進入,只拍照留念,接著在河畔散步,有些歷史的碑塔,但我發現河畔蠻美的,但卻跟臺灣的中華路一樣蠻髒的,這也許跟旁邊屋台有關,日本的屋台就是台灣的路邊攤,很有趣,很想去吃看看,但一直沒能去,福岡還真的在某些地方跟台北蠻像的,但比台北好多了,在福岡既不會有在異鄉的感覺,也不會有在台北的不舒服感,感覺很奇特。我在河畔還看到幾個日本的流浪漢在路邊搭帳棚睡覺,以日本冬天的五度甚至零度低溫,想想原來世界的窮人都是一樣可悲,即使在日本所謂的第一世界也是有窮人生活在水平線以下吧。 後來前往一個很像京華城,但比京華城感覺舒服多的運河城。這家百貨公司的特點在於其樓上有一層樓都是拉麵店,有全國各地的拉麵店,每月都有票選及銷售而決定的第一名,這樣充滿競爭就不會墮落,而且日本的拉麵和飲食店很多都要先買食券,甚是有趣,我們看到那麼多人在排,就放棄了,據說至今為止已經達成300萬人次入場,日本人真是超愛吃拉麵的民族啊! 下午三點多去運河城旁HYATT旅館的咖啡座喝下午茶,然後看到日文版NEWSWEEK,也討論到臺灣陳水扁提出的防衛性公投,那位記者(美國籍)寫的東西很多都是很奇怪的論點,觀察不太正確,在台灣人看來基本觀察錯誤頗多,原來外國人眼中的臺灣是這樣的,想來也頗可悲。 最後前往福岡各地書店,我買了超多書,特別是民族主義,後殖民主義,還有Le Roy Ladurie的書,講16世紀的人民叛亂,還有乳酪與蟲的日文翻譯版,日本的書超多超棒,光文化史的書就有3大櫃,社會學更多,光法國社會學者Pierre Bourdieu(1930-2002)的研究及翻譯書還特別標明……總計這幾天連在新古書店買了約35000日幣以上的書,幾乎是我一半的旅費,還透支跟日本友人借1萬1千元,說到這裡,我還買了一張200日幣日本的樂透,是三個號碼的組彩(number3 box),竟然在隔天對獎時發現中了12200日幣,甚是高興,馬上還給日本友人錢。 2003年12月30日 回臺灣 前一天再度向航空公司確認後,終於能更改行程於今天回臺灣,這一天早上經過買彩券的地方,對獎確定中獎後,一整天都很高興。然後我就在機場買了日本熊本最好吃的陣太鼓(紅豆羊羹),不久後準備搭機,搭機時,遇到一群跟團的臺灣觀光客,然後聊了幾句,他們原先以為我是跟他們一起的,我說我現在是一個人,他們就以為我是自助旅行,以一種很….眼神看我,呵呵,其實是跟我日本友人一起的,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附註:這次附上的圖就是我說的有環保概念的福岡國際會館。 我的遊記到此劃上句點,謝謝閱讀。 2003年12月31日夜開始動筆,2004年1月1日夜9點52分完成,1月6日第1次修改。1月25日第2次修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