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osen兮台華語有聲BLOG
關於部落格
多謝你來看,歡迎多多宣傳本部落格喔!本部落格建議使用Firefox來看,一寡字體才走會出來!
  • 45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2004年5月12日新竹內灣賞螢之旅


2004年5月12日新竹內灣賞螢之旅 自從上次去過苗栗後,開始愛上這種短期的旅行,5月12日星期三,忙裡偷閒前往新竹內灣,先在國光客運台北北站搭上11點15分的客運,約於下午12點45分左右抵達新竹車站。在客運上學姐決定加上我的旅遊,但他最後要到下午三四點才會到,我就先到新竹市區逛一圈,由於城隍廟已經去過很多次,我到了新竹東門廣場,變得一般人可以進入到城門內,只是由於天氣炎熱,加上似乎有人在該地隨地小便,竟然散發著一股難聞氣味,在廣場閒逛之後,就到旁邊的護城河公園坐著,看看相關新竹景點介紹,不久就去東門旁的一家日式料理吃中飯,此店位於三樓,東西不怎樣,窗外景觀倒是絕佳,一大片綠樹,頗為賞心悅目。 用過餐後,前往新竹影像博物館,原先在日本時代叫做「有樂館」,學生優待票10元,售票員告知目前有導覽員解說,我前往聆聽,這個導覽員似乎並不十分專業,講解時,常用「古時候」,「古代」一詞,相當不精確,在我這個有年代癖的人看來,頗為有趣。展品內容並沒有什麼,展場空間也相當小,在館內有幾台舊式腳踏車,那種黑色的,後面有載貨架的,導覽員依然使用「古時候」、「以前」一詞來形容,說這是以前西片限制進口時,在不同戲院跑片時運送影片用的。我看到那種腳踏車時,不知為什麼有種想留淚的莫名感傷,我小時候是看過並且坐在後面被載過的。跟我感情最好,在我十三歲時就已經過世的外公就是常用這種腳踏車載著我到處去晃,我記得很清楚,外公載著我的時候,不時回頭看我有沒有坐好。而且外公過世時,我曾清楚感應到外公似乎有事要發生,眼皮直跳,而且過世時,我心臟一陣絞痛(事後醫生說是心臟病突發而過世,離他六十大壽只有三天)。在頭七那天,在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外公騎著那種腳踏車回來看我最後一眼,然後夢就醒了。所以看到那種腳踏車時,我不自主地流下眼淚來,那個導覽員似乎看出我神情有些感傷,卻也沒說什麼。參觀完後,我又去參觀該影像博物館的放映大廳,不是很大,但能想見在日本時代應當是相當豪華的映畫館。 參觀後博物館後,本想到玻璃工藝博物館參觀,但時間似乎不太夠,學姐就到了,我們在車站等了約一小時,我們搭上四點三十六分的火車前往新竹內灣。 新竹內灣支線的火車,從新竹車站出發,以前臺灣支線的火車是那種舊舊的,可以打開車窗,沒有冷氣,綠色座椅的平快車型的車廂,現在改成有小自強之稱的冷氣柴客,我曾坐平溪支線的平快車廂,不過現在我們再也無法吹著山風,親近真正的山野風光,只能隔著玻璃窗,看著窗外的似乎被乾淨化的山野風光,想想真是可悲。台鐵似乎不懂得山區支線真正美的所在,以為車舊了就要換新,以為冷氣就是服務旅客,現在搭乘支線似乎少了一種與山野親近的實體感,隔著玻璃有著一層虛擬及隔閡的感覺。 在新竹市到竹東的過程中,說實在我蠻討厭支線的風光,覺得到處被亂開發及破壞的感覺,不久到了竹東,似乎是支線中較為大的站,多停幾分鐘,上下站的人也增多了,然後從竹東到內灣的這段景色開始較為賞心悅目,並且看到天空有一小段彩虹,我就開玩笑跟學姐說看到彩虹的人一定會幸福的啦!最後總共約搭了五十多分,我們抵達內灣。 到了內灣,感覺相當不好,甚為觀光商業化,彷彿來到所有被觀光化的臺灣小鎮,如鹿港,九份等等等,然後我們走過內灣吊橋,我本來是很怕走吊橋的,但這個吊橋還算平穩,很快走過後,又是一堆亂七八糟亂建設一通的房子跟攤販,說實在的由於那天天氣炎熱,又看到這種景象,我真的心情變得很差,但我決定去走走南坪古道,於是看地圖去找,差不多找到時,路標竟然跟地圖不同,我們只好去問一家咖啡館(叫櫻木花道,隔壁還叫流川風咧!看來這裡的人很喜歡看灌籃高手)的店員,店員竟然也不知道,請來了老闆,老闆聽他口音大概是原住民,很熱心告訴我們從該店算來第二根電線桿,往山上走就是南坪古道,有枕木道,然後有一小段沒有枕木道,就是要讓我們體驗日據時代(這是老闆的用語,不代表我的立場)的先人走古道時的感覺特意留下的,然後又是枕木道,不久就有涼亭可休息,最後走到底就是瀑布。問我們有沒帶手電筒,可以晚上看螢火蟲,我們說應該不需要手電筒,況且我想如果看螢火蟲用手電筒不好,會干擾它們。然後我們往古道行進,看到枕木道有段坍塌,不久就是沒有枕木道的路,有些許危險,學姐開始抱怨,又說我走太快(對了,回程時還略帶感慨說男生是不是對一般朋友與喜歡的女生之間有不同的標準,為什麼我沒有那麼「照顧她」,我說是吧,對一般朋友也會看她安不安全但不會無微不至吧!),我只好放慢腳步,原先一直以為這學姐很耐操,身體很好的樣子,原來不是這樣,一切是我的錯覺,哈!不久從我們後面有一個看來是讀大學的小妹妹出現,我那時心想:一個女孩子這樣子出來玩走古道,真勇敢。 然後我們不久都在涼亭休息。我跟學姐互拍幾張照片後,那個女生不見了,加上有點飄雨,學姐就說我們回去吧,我們開始回走,到快到入口不遠的地方,我說沒有飄雨,我想等天黑看螢火蟲,於是我們坐下來聊天,不久那個小妹妹也走回來,說不知道盡頭還有多遠就跑回來了,我們開始攀談,原來她是清華的大一學生,學姐表明身份說我們不是壞人,我跟學姐說:壞人會說自己是壞人的嗎?我就拿出學生證給小妹看。然後開始拍照留念,留下小妹的聯絡方式好給她照片。 就在我們攀談之際,天忽然暗了起來,一回頭,三個人開始驚叫起來,不知何時開始後來的山壁開始出現一大群如星點般地螢火蟲,我們開始緩慢走下山,宛如漫步銀河一般,看到幾種類的螢火蟲,一種是長條型發光,一種是發出如星點的光芒,而螢火蟲就學姐觀察,有好幾種顏色的光芒,我是分不太出來,我們就這樣地在一聲聲地讚嘆中看著螢火蟲,越夜越美麗,本來學姐要走下山,而知道我們要來看螢火蟲的同學笑說你們一定是三百人看三隻螢火蟲,因為那同學是在六日來的,人潮甚多,但我們是在非假日的時候來看的,我們笑說要回去笑同學說:我們可是三個人看數萬隻螢火蟲,我想超過萬隻吧!螢火蟲如聖誕樹上的燈光,又更似落在平地的星星,也似白雪一般地落下,我們就這樣走在美麗的光彩中,剎時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旅行中的勞累及不快,還有許多塵世的煩惱化做烏有,在旅行中能看到這種景色什麼辛苦都值得了,何況在旅程中還能邂逅並認識新的伙伴一起欣賞,更覺不可思議呢,因為這小妹是蹺課來的,而如果不是我堅持要走步道看螢火蟲,也不會遇到這小妹呢,如果不是我們邀請小妹一起等著看螢火蟲,小妹也許敗興而歸吧!而螢火蟲如果不是肯賞臉讓我們看,我們也沒機會看到這絕世美景呢。 就在自從天上銀河星帶漫步歸來時,我們彷彿由天堂回到塵世一般地走回步道入口處,有一個爸爸帶著兩個小孩抓螢火蟲玩,本來是有些不忍,但小孩子玩得很開心,父親也說不久就會放回去,其實那一幅天倫之樂的樣子也頗令人羨慕,小朋友很興奮地跟爸爸分享捕到螢火蟲時的喜悅,笑語聽來也彷若天籟一般,天上人間自有一番不同樂趣。 我們回到內灣市街後,找了一家四菜一湯五百元的客家菜吃飯,還喝了一瓶啤酒,我超愛客家菜的,還有炒板條,管它什麼客家菜是不是被發明虛構建構出來的,干我何事呢,東西好吃最重要,在吃的方面沒有飲食史的興致,我只有實用主義的想法,哈!跟小妹還有學姐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方知我們三人都是天涯淪落人,都是今年分手的,我戲稱三人可以組成失戀陣線聯盟,我跟學姐有一段時間在談學術界的黑暗及八卦,後來小妹說:聽起來好可怕喔!我說也許是學術界的人時間太多,所以就想鬥爭吧。其實只要不管這些,研究學術,有空時出來走走,享有這種自由的特權,過這一生也未嘗不是件快樂的事情呢。最後吃完時,老闆免費送我們原先要兩百元的擂茶,我第一次喝,真好喝!是很多種五穀及花生等搗成的茶,號稱養生茶,喝了兩杯,還是免費的,想來是不是老闆聽到我們的可憐遭遇,同情我們啊?哈! 離開時,我們搭乘晚上9點20分的火車回新竹,我跟學姐在車上聊了很多的對愛情的看法,小妹也頻頻點頭,其實我有些怕讓小妹覺得無聊呢,不過我跟學姐比較熟會這樣多聊是必然的吧,我跟小妹戲稱:「抱歉啊,兩個「老人」在講這些當年的事情呢。」 到了新竹最後我們分別,我跟學姐搭乘自強號,最後在夜間12點左右抵達台北,結束一天的旅行。 這是一場結合賞螢,美食,以及古道還有邂逅新伙伴的新竹內灣火車之旅,由原先對新竹觀感的不快,到最後以快樂心情收尾,旅行迷人之處就在於可能發現新奇的事物,遇見不同的人的時有驚喜,時有歡樂,時有悲傷的感覺吧! 2004年5月15日星期六筆於萬隆住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